小心!!!租房时遇上了心理极度变态的留学生

这是大约两年半前发生的事,一个house都是中国人,本来住的很好,因有人搬走,在网上招租。本来附近就是大学校园,大家都是中国人,又是同一间学校的,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所以没怎么提防和多考虑。

结果有人搬进来后就行为古怪,本身土得要命,穿着个破运动服,爱吹很有钱,但每次收几镑的水电费都要解释N次,想不到苏*这么有名地方的人一点也不象个城市人,故意拖着不交钱,借口是学习忙,全忘了。每次都拖到bill单过期。后来,就发生了元旦前到伦敦买全新的iphone3,拿回来不到一个小时,因为没有防备放在公用地方就被人拿走的事件,离此怪物搬进来不到四个月。第二天就报了警,警方当时有问要不要搜房子,因为不想做到那么绝,对警察说算了都是好朋友可能是误会。

其实当时已经猜到是谁干的,对方除了上学几天的剩余时间都闷在房里不敢出来。有这样的人在,当然无法再住了。马上发贴招租,结果大模大样的找上来,说他有亲戚会过来,要合住双人间,看上了大房很便宜,要恭手相让。一想也就算了,没法惹这样的人,给了房间。根据常例,他原来那间房也是要自已找人住的,结果居然带回来一个老黑,大家都劝他华人房东会有意见,而且房里面还有几个女的,不方便。黑人也常欠bill单。他硬是要这样做,后来好象是房东给坚决拒绝了。再后来,听说有人坚决不倒垃圾甚至故意大便不刷,喜欢侮辱人,让人不得不帮他干。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贱货无非是想把剩下的人全赶走,通过做房价来骗钱,反正房东只在乎收房子的总月租,内部矛盾是不管的,惨的是将来不知内情的新留学生住户。找老黑回来一方面是吓室友,另一方面是留下来对付房东。而且就在一个月后,贱人就买了一台三百镑的二手飞利浦大电视,跟iphone的金额刚对得上。

本来也不准备管这种烂人这种烂事,后来签证到期回国。想不到闲着没事上网居然获得朋友告知追债名单上有我们的名字。想了半天总算记起来了,当初搬家时没有销掉一些杂费的名字,因为平时都是提前收到费单,要先交后用,想着没修改也不会出事。没想到这货那么卑鄙,连这种小钱也拖欠,而且听说此人的口头禅就是不计较小钱。

估计这货也不止是为了钱,有时候就发现他的眼神很诡异,笑起来上半边脸笑,下半边脸不笑。一般的贼偷东西后都不承认。此人相反,偷东西后不但暗示是自已做的,让人因为没有证据而心痛心慌恐惧,而且曾经试过多次在与已不和者做饭时故意悄悄接近站在背后,发出一些拖长声调的怪声,甚至是很兴奋地闭上眼睛摇摆屁股,但是在其他不知情人面前又假装自然,声称跟偷东西无关。估计存在心理变态,喜欢看到别人难受,非常阴暗扭曲的心理,平时皮笑肉不笑,而且脸皮很厚,很会一边假装友好,一边偷这个偷那个,进行挑拨离间。

此人自称苏*人,也有可能另称江苏人,姓杨(yang),名字是cheng qi,英文名字是cq(也就是名字拼音首字母合在一起), 所在学校 university of the hertfordshire, 在hertfordshire的hatfield镇及附近地区居住,读的专业是计算机或编程之类,原来是在2009年秋天过来读本科,事前读过同校的语言班。现在估计读同一学校的master或以psw身份打工赚钱。极度虚伪,出口成谎,喜欢偷或骗高档商品来装有钱掩饰自已的真实背景,来了不久就在中餐馆打工赚钱。他当初来租的单人间月租只有二百镑,要是懂伦敦附近房价的人都知道是便宜到极点的廉价房。

我们最近得知有数份追债单发到他原住的房子,估计也有用签约逃款的方式骗手机和其他大宗商品,而且听说此人行事极端,一有小事,必对人加以报复。有人被他用各种无赖手段折磨到连几百镑的押金也不要就搬离了house.

这次还算领教到了旧上海华东那边无赖混混各种偷摸坑吓的手段,只是这种人都能来到英国,英国留学生的名声将来还不坏在他们的手上?

这厮因为偷骗的习性,必然经常换房子,而且很可能是专找中国人或中国留学生的房子来住,大家千万别放这样一种人进去,否则所有上述事情会在你们身上重演。
Tagged:
Tagged:
«1

Comments

  • 21 Comments sorted by Votes Date Added
  • no offense, 偶碰到好几个苏州这样的

  • 是嘛?

    我也觉得他们所受的教育是不是有问题。 包括一开始没有偷东西,穷得象个叫化,窝在一个小房里的时候,买了一台才几十镑的二手电视(偷iphone买大的二手后,这台就卖出去了),整天开个震天响,隔壁的敲墙暗示都没反应。住进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以后,就有发现他经常带自已的朋友过来看房,那种看不是说一般性的让朋友同学参观房子,反而象是准备为在接收房子后拉人进来住的看房活动。后来他的同学没有进来,估计接触时间长了都觉得此人有点儿古怪吧。

    我们最开始还以为是哪方面得罪他了,私下问了几个邻近他们省的朋友,人家说那边象是等级制度,没钱就没地位,所以耍阴谋诡计的多。不过也太那个了吧。看他那架势,没进来就已经准备去抢房子,非洲灾民都未必会这样,估计要不是我们太倒霉,换了其他house,一样会发生类似的事。那房子是我们朋友原住开几年的,事先知道价钱,而且朋友跟房东打过招呼,才能按原价拿过来。说实在的,房子也有一些穿穿漏漏的地方,但不是他那间房,他那间房在二楼,跟室友处不来,大可以转手给别人,自已去别的house当想象中的皇帝嘛,何必要做得那么绝。

    而且他们很懂得分化对付人。我们原来有个housemate,搬走以后找了个表妹还是妹妹进来,毕竟共处了一年,就把最便宜的那间房让给了她。极品进来后,坚决不肯倒垃圾,因为他俩编成一组,都变成是女孩倒了。女孩也没怎么吱声,相反平时两人还是挺好的,我们看了虽然不满,以为可能穷地方的女孩不愿得罪人,忍了也就算了。iphone事件后,我们要搬走,女孩说不搬,也理解。毕竟西北那边的收入大家都知道,其他外面的房子没那么便宜。后来才知道极品跟女孩是语言班的同学,估计这货平时吹有钱,女孩有事想找他借钱,知道house还有房剩下,挺便宜的,就找了他。但我们事先是不知道这点的。接着搬走的时候,估计也是用借钱的方式留住女孩,因为很明显的如果大家一起搬,房东肯定会问出原因,这家伙也甭想留了。后来隔了几个月我们回去拿信,留下来的其他人却说女孩拿了极品的食物又拿了另一女孩的饮料,还说可能就是她拿了iphone. 又说极品是大善人,借了N次钱给女孩,到后来借到怕了就想搬走。这就怪了,象他那种铁公鸡,只会抢只会骗怎么有可能会施舍?何况要偷东西也不会同时偷几个人的吧?岂不是吸引注意力?而且说搬,为什么跟房东协议到暑假后又回来住了?暑假时女孩一直都在,他能未卜先知女孩会搬走?

    很明显的,极品利用女孩找到便宜房子,看到整个house都很便宜后就想控制来赚钱。所以先对大房间的人下手,逼人走的同时,以借钱为手段示好,先留住女孩,等到敏感期过后,就先假装对女孩借他的钱拿他的食物不介意,然后偷拿其他人的东西,一来弥补损失,二来把整个罪名转嫁给女孩,造成她就是拿iphone人的假象。然后自已假意说要搬,再加上其他人的乱传,逼房东赶走女孩,自已再下手一个个清理掉剩下的人,直到控制整个house,再跟房东斗。那女孩虽然个性有问题,但每次借钱最终都会还,想不到他对自已的同学都那么狠。

    这家伙可能都没想到,iphone不见的第二个月,我们拿着网费单回去收钱的时候,他假装没事儿下楼拿食物,在开冰箱的那一刻,脸上若无其事实则心虚到死的表情早就出卖了他。当时网费单就在大厅桌上,其他人都在场,我也在,他连拿起来看看的勇气都没有,瞄一眼就赶快跑上楼了。
  • 倒是没这么严重了 我碰到的几个就是抠到让人受不了 处处占便宜 好像每个人都欠他钱一样, 直接不想打交道了


  • 苏州的人。。确实。。。我认识几个也是。。唉。没有地域歧视的倾向啊!

  • 这个直接就是神经病,如果不是心理有问题,有哪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会在公共的洗手间大便不刷等女生给他刷呀?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他说话很古怪的,特意就是让人失望的样子,比如说别人问他问题,总是说我.....拖长声调,然后说不知道。又比如说问他参不参加一起凑钱的活动,又是这样说我.....拖长声调....觉得没必要哦。然后冷笑着看人。经常鬼鬼祟祟令人非常毛骨悚然的感觉。

  • 前几天才听起别人说这个极品的事情,这两年过了= =这人居然还在.....
  • 是吗?可能是偷上瘾了?其实这人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有计划。

    我们当初就发现他有几次跟一个高高的女孩在一起。江苏那边社会不是有严重的等级划分吗?没钱就没地位嘛,何况他这样的。

    估计拿iphone换二手电视和逼其他人走控制house都是出于装有钱和赚黑心钱。

    第二步应该就是在这种大电视大房子大house的衬托下追那个苏X(sorry,版主说怕地域歧视,自我封闭一个字)女孩,或结交有钱的同学朋友,编织关系网。一步步向上爬嘛。估计那女孩大概还在读学校,所以他就守着。

    反正我们发现平时他的动作语气很象是在模仿大官,发号施令的,那边好象是对于当官的人特尊重。但是整个house他年纪最小,而且刚来时很多事都不懂还要我们告诉他,再加上大家本来就应平等,显得那种语气腔语很荒谬。

    整个过程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 噢,对了,此人面相极像机器猫里面很坏,专门欺负主角大雄的那个强夫。
    大家有兴趣的google一下强夫,就会看到他那副尊容。
  • 不刷廁所弱爆了,我的house裡面還有不沖廁所的。
  • 你说的那个不冲的也是苏州人吗?

    我说的这个他就是从来不刷,而且不冲第二次,第一次冲不下去的就在水面上浮沉着,还有一整大块粘在马桶边上。其他人肯定也不愿意帮他刷,于是他就更不刷,几个月下来都粘在那里。无论是男是女的总会有蹲马桶的时候,你说那种恶心,怎么蹲得下去。他就是要跟人较劲,让人家帮他刷,感觉就赚了,而且是别人为他服务,成了上等人,是非常扭曲变态的想法。

    不止这样,他还想把罪名栽在别人头上,听说某段时间曾连续发生过两次,那个向他借钱的女孩很爱干净,第一次不知道是谁那么干的,还以为是另外一个女生,所以就跟她说我已经帮你刷过一次了,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结果某晚半夜上冼手间时又发现马桶没冲没刷,就跟另外的女生大吵大骂起来,闹了很久,然后醒悟了,拍这极品的门,拍了半天,最后终于开门并在质问下不得不承认是他自已干的。其实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挑起借钱女生跟house里其他人的冲突,想借其他人甚至是隔壁老外的投诉来赶那个借钱女生走。

    另一个就是偷东西栽赃别人。那个女生是靠家里寄钱过来的,有时候衣服买多了,钱又没寄到,因为表面上以为跟极品男关系好,所以有拿过一点他的米和冷冻的玉米什么的,另外的女生也是江浙人,看不起西部的穷女孩,就偷偷告诉极品男。结果
    极品男表面上不动声色,说我跟西部女生是共用的,不介意。其实暗中就在晚上偷拿了江浙女生的两整罐饮料。大家都知道那边是铁公鸡,没了两罐没开过的饮料,还不得要生要死?于是江浙女生就在冰箱上大厅里贴告示说有人偷东西,限期归还。江浙女还暗中要人跟房东说有贼,想赶那西部女孩走。极品这一招借刀杀人确实是够毒,可惜漏洞也很明显,一般中国人的house里面有拿食物的,都是用完了没空或暂时没钱买,随手就拿的一点,而且多是拿已开过的,不容易看出。谁会明目张胆到一下子拿两瓶没开过的,真是唯恐别人不发现?而且从这一点也看出来这人非常贪心,不但要弥补损失,还要多赚很多。所以过了一段时间,江浙女就明白了。其实极品从来不吃亏,先后拿过江浙女两个pizza两瓶饮料,还拿了其他人大量的食物。

    这还不够,在他造成的恐惧气氛下,其他人都变得厌烦和担心西部女孩,最终她被迫搬走了。有一些天真的人还傻得联想到iphone也是西部女偷的,就去问极品为什么当初大家怀疑他的时候不解释。他还说不在乎别人的想法自已没做就行了。接着还落井下石,在house里面声称暑假时回国曾留下一批高档服装在房间,结果九月份回来后全不见了。别人问他是谁干的,又说不知道。表面上不在乎,实际上谁都知道整个house就是西部女孩最喜欢买衣服,而且最喜欢买高档衣服,同时她的收入和家庭背景也是最弱的,经常借钱,再加上原来大家都以为是女孩偷食物,所谓的大批高档衣服失窃指向谁就不言而喻了。自抢了大房间后,极品的房门就装了很坚固的密码防盗锁,他回国后只有曾被告知密码的房东进去检查过,并曾说过基本清空了,密码锁又没被人动过的迹象。而且他本来就穷得要命,整天只穿着一件很土的国产白色运动服,没有人见过他穿哪怕一件高档衣服。所以他的说法本身就暴露了自已的企图和目的。想加强大家的感觉,让人坚信就是已搬走一个月的女孩偷走了iphone. 一方面洗脱自已,另一方面减低其他人的戒心,为再次作案作准备。

    这货自以为很聪明,可惜我们在局外反而容易看得清楚,一直维持跟各人的联系,多方面的信息汇合起来,一个极度卑鄙无耻的小人小偷极品也就跃然纸上了。其实从他平时的言语和行为,当初没有人不想到是他干的。只不过刚好有个很爱shopping的穷女孩在,又把他当作是朋友,还曾借钱和拿过一点食物,被他千方百计的一步步用来做替罪羊。居然借别人的嘴到处散布消息说自已借过三千镑给西部女孩续签,实际上平时借个一百几十都要装一会居高临下的老爷,就他那个穷样抠样,谁会信有三千镑肯借出?
  • 回过头来说这个极品招黑人的事,房东拒绝后,听说他还装作很奇怪的跟人说原来这个房东不喜欢外国人哦。

    后来他在洗手间大便不冲不刷引发西部女孩半夜大吵大闹后,就假装找了个借口说要到别的地方暑假打工,所以要搬。当时候提前了一个月通知房东。因为在合同期间,房东当然就说你可以搬但是得找人接手。结果极品就说好啊,我也找,你也找,大家都找。其实这里已经埋下了一个伏笔。

    没多久,他就真的也找来一个人,这次不是老黑了,是个阿差女人。房东当然自已也有找,但是找人来看房时肯定得进房间,这个时候极品就跟housemate向他收水电费一样的做法,每次都故意不在,说很忙,忘记了,密码锁都锁上。其他人看不了房,当然下不了决定。等到最后一次房东带人来时,他又不在,但告诉房东他的密码,让房东自已带人进去。其实这里也是有打算的,房东带人来到,然后自已开了房客的密码锁,虽然解释是得到允许的,但在看房的人眼中,肯定不太尊重隐私。结果最后一个人也没有要。

    眼看着离原定的搬出时间越来越近,这个时候,一直在假装找房子(做样子出来给house里面其他人看)的极品,就跟房东说没有找到合心意的房子,所以不想搬了。房东说那好,可以,只要照常交钱就行。极品就说我找了人,你又不要。你自已又找不到人。而且我是回国过暑假(注意跟原来说去其他地方打工的说法不同),基本上要空两个月。要不你就减价,要不我们就全部东西带回去,然后暑假以后回来再找房子。结果房东不得不给他们减了价。但是再傻的房东到这时都会明白,说什么喜欢跟黑人住,带印度阿差看房,什么搬家,甚至是不喜欢西部女孩大吵大闹和借钱,都是假的。只不过第一次房东没有上当,真正目的就是要制造借口减价。所谓的搬到其他地方打暑期工,根本也是连环计的一步,他先引发西部女孩在半夜大闹,然后装作不想呆待一样提出搬走,虽然没跟别人说什么,但是house里面其他人肯定会传出信息给房东,说因为女孩吵所以他要搬,再加上房子里当时还不确认谁偷了iphone,发生这么多事,房东肯定就要考虑要不要赶西部女孩,他真正的目的就在于逼房东减价,另外促成房东赶女孩走。

    不过大家想想,专业的房东什么人没见过?特别是华人社会那么复杂的环境,会那么笨为了一个明显的制造出来的借口就给这样一个无赖减价吗?肯定也会有自已的打算。但是从当时房东透露出的信息来看,从第一次找黑人,也就是刚拿了别人的手机不到一个月里,他已经在设计对付房东,目的就在于又偷又骗又耍无赖,达到不付房租的目的,最终目的当然是控制整个house,以便赚大钱。这以后会进一步说到。

    但是不管这极品个人的盘算,他的行为肯定就给housemate带来危险,因为房东每年收的租金都有一个的额度,要是收不够,特别是华人房东,可能大家都会想到,将来肯定会找借口扣房客的押金。极品进来house不到三四个月,一边偷手机一边算计房东,另外还损害其他housemate的潜在利益。而他进来的时候就坚决不肯在任何bill单挂上自已的名字,不管是电费gas,网费,还是水费,这种规避掉所有风险,还是算计掉所有利益的计划,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 继续谈这个苏州变态yang cheng qi (英文名叫cq, 也就是名字每个字的首字母)干的缺德事。还有很多没写的,这一段时间较忙,让各位看众久等了。

    在西部女搬走后约一个月,苏州变态回英国了。这时候是九月底吧,然后,变态就发现房东也耍了他一把,除了西部女外,还有一间double room的房间空了,所以房东就找人招了新人进来,把这个double room提高了二十块,也就是月租255镑,同时,也跟苏州人商量说要把他的房间提价,不接受就叫他滚蛋。最后双方商定他的房间也定为255镑。这种事本来就是小事,据我们所知,苏州人抢来那间房月租235镑,而以前最高时租金是270镑每月都有人租,只不过因为整个house出租,house又长期漏水,在楼下的厨房漏到穿了个洞,楼下的大房也曾经渗水,再加上房子是按几年前的价,所以整个房价才变得便宜,也令到房间价钱惊人的低。这次升价也是有人提出不租楼下的房间,因为怕漏水,要求房东自已找人,然后才帮房东提价找人。

    但苏州人就是不理解,这种人就是只许自已占人便宜,不许自已受那么一点‘‘损失'',那怕是客观环境已经变化带来的损失。说真的,此人搬到house后已经偷过一个全新的iphone3,占了半年当时标价月租235镑的大套间,暑假又以回国为借口叫房东给他每月减了钱,已经是占尽了便宜,而且还用各种方法赶走了几个租客。但他就是没有一种常理心。那怕看过他房间的所有人都觉得255镑也是超低的价格,但毕竟房东提价了,所以他就觉得自已‘'亏了'',还实现不了以房间赚钱的大志。

    搬进来的一位男生,我们称他为中部男,没多久就发现变态的电视每天都以最大音量播放,房门还是开着的。一开始还忍着,因为这男生的房间是在洗澡间旁,两间房有距离。没多久也受不了,刚好发现自已的一个朋友认识苏州变态男,可能是同学吧,结果就叫他帮忙居中介绍,以为这事就好办了。

    没有多久,却发现这个yang cq经常晚上十二点以后跑去洗澡,而且经常是三四点钟,而中部男的房间就在隔壁,作息时间也比较有规律,这样子就很难睡着。后来没办法就敲门很礼貌的说能不能尽量在晚上十二点前洗,最好不超过一点钟,苏州人答应了。

    但人渣就是人渣,此人跟所有人都过不去,一定要自已占便宜别人吃亏,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答应了也就让你没防备,好在以后报复!!!

    没多久,以前的网络合同就到期了。本来一开始苏州变态答应以他的名义签合同。但此人心理上就是以破坏事情麻烦别人为满足。怎么可能有那么顺利。没多久又反悔了,说什么网费是小钱,关键是什么人的名字在上面,意思是不愿用自已的名字去签。反正凡是有危险的事他都不愿做,都要别人去冒险。而中部男的专业是计算机,一定需要网络,所以几次打听网络进行的怎么样了。当然了,摊上苏州变态这样的剌头,谁都不想以自已的名义签,怕到时候拿不到钱。要知道他答应房东涨房租后,已经是每次都故意在房东去收钱时跑开,直到拖上一个月。

    没办法,又拖了一个月没网络,中部男每天晚上都被迫拿着笔记本电脑去学校的图书馆上网,当时候已经是11月,英国的夜晚又特别冷,来回就是至少五十分钟的路,换谁都不高兴,而且学计算机的很多时候需要跟同学交流,没个网络毕竟很不方便。

    此时就有人提出来让房东签合同,然后各房客交网费,大家都不用冒风险。并且在房东收房租时提了意见,结果房东也同意了,没过多久,通知说已经约了某网络商来看,准备安装。苏州变态这时就不答应了,问网络是否可以包括电视的一些服务,他不是有个大电视吗?然后说如果没有,就不是他需要的。其实其他人都没有电视,要加上某项服务,收费上对其他人就不公平。而且他还说要仔细研究各项服务条文,还要比较各网络商的条款,很明显就是要拖着,就是要给中部男难看。中部男怎么会不知道

    这时候又过了十几天,到了十二月初,大家知道大学冬天考试和交论文就是在每个月的十几号,中部男没有网络就直接影响备考,结果要么就是准备通不过损失一千多镑一门的考试,要么就是损失押金,也就是一个半月租差不多四百镑。如果说找人来顶租,在一月份都好找得多,在十二月确实很难找到人,因为谁都不想在考试期间分神。最后没办法,只好损失押金偷偷搬走。

    这件事是中部男的一位同学参加教会活动时告诉其他人的,当作是丑闻来说,刚好里面就有我的朋友。本来宿舍里相处都难免有些利益冲突,碎碎嘴多多舌的也不少,但谁都会多少尊重别人的利益。而且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协调一下就好。象这种人为了一点儿小事就非得干一大溜子事情让人损失一大笔钱,而且还是有朋友居中协调的情况下,真是世上罕见。

    反正他的同学朋友很多都知道此人心理变态,这人也不在乎,继续我行我素。

  • 瓦靠,这细节也太细节了!真佩服自己全部看完了。。。活的不累吗??
  • 是很细节,但也保证绝无编造或夸张。不细节,不能反映此人的变态。
    好戏在后头,此人的事迹陆续浮现。
  • = = 真长~~我看完了.... 真有这样的人....其实我对地域完全没有看法...
    哪个地方都有人渣....也顺便曝光下...我以前的国人房东....
    当初不退我们押金....1个flat里住8个人......孩子每天哭的震天响...而且而且
    退房的时候竟然和我们说 不能退押金.... 最后说少给400.
    在回来说少给300...以为是买菜呢? 实在不能理解这种刚生了孩子却不积德的人
    的心理...希望她一家好自为之...国人在外面不能互相帮助,也请积德的别害同胞好吧?
  • 200多磅的房子。。。。。。。。。。。。。 别计较了,让他们自生自灭把。
  • 再续上文,继续说yang cheng qi 这个变态苏州人干的坏事。

    其实一开始大家看他的作风都觉得此人多少有点心理问题,只不过想着他年纪不大,觉得他可能认为某方面吃亏了,所以为了消除误会,怎么也忍着点。其实此人年纪根本不小,他刚来时给我们说是十九岁,后来看到在论坛上他的绰号带着年份,估计是生日吧,比他说的大了两年,平时看他的那张老脸都觉得不像是十九岁,起码二十一二岁了。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前面说过,帐单来了后,他就往往以学习忙拖着不交钱,过了一周后都不交,这也算了,听说有一次过了帐单上的交款期还不交,一间室友就连找了他两次,第一次说哦上学忙忘了,第二次找他的时候说没小钱,因为帐单平均算起来总有一些两三镑零多少便士的尾数,就拿出几张二十镑的来让人找钱。靠,出国的人谁没见过二十镑面额的英镑啊?他这样不就是在为难人吗?好在室友平时在超市买东西时找出了很多coin, 所以才能找回钱给他。

    给房东房租时也是这样,房东来收钱时就故意出去,别人告诉他房东来过后就说忙,忘记了。房东来几次都这样,后来房东过来时还说忘记提钱了,然后要房东开着那辆房东最好的小车送他到ATM取钱。听说他去了takeaway打工后也是叫一起打工的中国学习开车送他回来。刚搬来我们house时也这样,因为刚搬来,所以就做了几个小菜请了他一顿,结果被他看到泊在门外的小车,说原来你有车啊早知道就叫你载行李过来了。在吃饭时大家说起打工的事,他还说什么读书就读书,不想打什么工。谁知道两周不到就去中餐馆打工了,回来又不说不打工了,说工钱给的多高,说老板专门请他去餐馆听电话。听电话的,还是第一次做,老板还需要‘专门请’他?对了,吃饭时为了抬高自已的身份,还跟我们说他大三毕业时有机会到美国实习,差点没让我酸的吐一地,这么一个国内大学都考不上,一把年纪过来英国读大二大三的,学校排名也不前,还想到美国实习?骗谁也别在我们这些已经毕业了找到工作还刚好也是读计算机的人面前吹好吧。
  • 前面提到,house下面那位房是漏水的,所以有人帮房东找新人住,而且上面中部男那间房提了二十镑,也是以不租那间为前提。后来过了两个月,房东一直没找到人住,没办法,只能找人重新装修一遍,然后找了个波兰人住 。

    刚开始时还没怎样,后来一位室友,这里称作南部男,发现每次出外回来,用来烧水洗澡的那个boiler都是开着的,也就是说煤气一直整天烧着。当初以为是波兰人不懂英语,不懂使用方法。于是很耐心的跟他解释。然后苏州人就假装好心的提醒说波兰人要二十四小时开着煤气,好随时有热水洗澡洗餐具。南部男就再跟波兰男解释了几次。有一次早上起来十点多了,发现gas还开着,整个管烧得通红,结果就关了。然后波兰人刚好起床,就说为什么要关了gas,说他打工回来就开了gas烧,然后睡醒才洗澡。还叫南部男别再关gas。否则就不客气。南部男急了,一般洗澡就是烧一个小时,波兰人一个人每天就烧七八个小时?当场就跟他打起来,把波兰人推倒在地上。波兰人从此再也不敢用武了。南部男后来也告诉了苏州人和中部男,估计也是中部男出走的另一个原因,而南部男当时候就好象也有意见,还占了波兰人的热水。
    出现这样的问题当然得把房东交涉,结果房东贪钱,一开始说要让波兰人搬走,但是一收了南部男的租金后就反脸了。说大家共用gas就应该一起平摊。于是苏州人就不交租,说要房东解决后才肯交。

    但是过了几天,南部男就发现苏州人表面上跟房东说不想住了又说能不能让波兰人付额外的电暖费,实际上暗中又跟波兰人来往,有一次有人还隐隐约约的听到苏州人请波兰人吃饭,一起吃饭一边说其他人都不明白我,只有那个女孩明白我,你想不想见见她啊?波兰人就是一个在tesco打工的,社会经历多了,而且前面又用过了那么多gas和电,怎么会轻易相信人?结果就说我有女朋友,干嘛要见她?苏州人就解释说她人挺好的......
    于是当时就无语了,人家搬来了半个月,就花掉了整间house平时一个半月的电煤气,你苏州人想不得罪人,有事逃在后面,让人出头也就算了。还要让自已的女朋友去哪个啥?
    不过也知道他们那边就是喜欢骑墙,当时也没说什么。然后到了十二月底的时候下起了大雪,呆在房间里都觉得冷。然后苏州人跟南部男说波兰人要二十四小时开着暖气,南部男想想平时这个时候也是要开的,就说算了,这一段时间就开吧。谁知道到了晚上被冻醒了,然后出去一看暖气被人关了。当时的想法是苏州人省钱关了,于是又开了。到了第二天晚上也是这样,又被人关了,南部男想着就别生病了。又怕继续关暖气,于是把自已房间的移动电暖气开了,没多久就被热醒了,发现暖气被人开了,加上房间的电暖,热得出汗,当时就已经热感冒了。于是第三天晚上,就守着,到了晚上两三点钟时果然有人去关电暖气,一开门就刚好看到苏州人的脚进了他房门。

    这时候还想着苏州人说一套做一套,表面上用女人跟波兰人拉关系,暗地里去关暖气,肯定目的是挑拨离间让波兰人恨自已。不过也没挑明,就跟苏州人说不要再关暖气了,这么冷的天,会出人命的。

    到了一月份初,房东又找来了一个越南女生,南部男就告诉女生,这里有个波兰人要用很多电煤气,然后苏州人在一旁也附和说是的。然后过得几天,苏州人突然跟南部男说你不搬啊,南部男就说那些电煤费这么大都不知道怎么解决,帐单上还是我的名字,怎么搬?希望跟房东吵过以后,房东会约束波兰人吧,而且从十月份到三月份的水费已经交了,原来有两位室友都搬走了,后来的人也不知道,到时候跟他们收这些煤气费吧,应该每个人能挽回二十多镑,波兰人多用了两百镑,其他的再慢慢想办法了。这时候南部男其实已经觉得苏州人可能暗中有想法,不过也是以诚待人,说了自已的想法。

    没想到,过了几天,波兰人跟房东介绍了自已的另一个波兰朋友,而就在新波兰人去看房的时候,苏州人大声地在门外跟他说从去年十月份到今年三月份的水费,我和我朋友已经付了,你们就不用给了。

    南部男这时候才想到原来这个姓杨的苏州人是针对自已的。估计刚开始什么不给房租不想住了都是假话,关煤气目的也不是为了赶波兰人走,相反,波兰人很多时候是到tesco上夜班的,早上六点钟才回来,大雪纷纷的关冷气就是为了让自已感冒,嫁祸给波兰人,原因肯定是不喜欢自已给房东当初找部男,把那间房提了二十镑,以至于房东也有机会在苏州人的房租上加价。

    小人毕竟是小人,就为一件小事,为了报复,连人格国格都不要了,把女朋友用来献媚,把自已和同胞的钱用来献媚,难怪听说他们那边很崇洋的。只不过连对着一个在tesco打工的欧洲二流国家波兰的白人工人都要跪下,还真是让人开眼了。

    最可笑的是,当初房东说有个波兰老外要看房时,南部男在大厅吸尘,苏州人还冷嘲热讽说波兰人来了你就专门给他吸尘啊。没想到真正碰到事,这家伙就象条狗一样。

    当初house的人离开时留下了一些网络的合约给南部男,南部男也给苏州人看了,结果没多久越南女就跟南部男说苏州人要签网络合同,问南部男是否加入。后来南部男一看,马上就明白了。苏州人原来不是一直说不愿签合同的吗?他一本正经的把固定网页显示出来,上面有着各种条款,实际上南部男知道维珍等一些网络公司有着一个政策,只要在某些时段比如是八九月份或一二月份在网上签,是给免五六十镑的discount的,苏州人故意给看某个网页,其实在前一页可能就标着有这个条款。结果苏州人来收钱时,南部男直接质问他,不是网签可免六十镑吗?苏州人听了就说一年的合同前六个月收一半就是免六十镑。然后马上又改口说算了,原来五镑五的,你只交五镑就行了。后来越南女问苏州人网络月交多少钱,苏州人说他们说是五镑。这厮真是无耻至极,合约是你签的,最开始看合约的肯定是你自已,怎么可能别人说交多少钱,就只收多少钱?骗人也不会骗。他的真正目的是拿水费的钱去讨好波兰人越南人,让南部男受损失,同时签个网络合同,就想把钱骗回来。

    这我是最清楚的,因为原来的网络合同就是我留下的,没想到苏州这货如此卑鄙,南部男给他看,他就反过来用这些信息骗南部男的钱。

  • lz找福清帮把他给做了
  • 请楼主帮忙清理祸害。

    P.S. 请楼主不要每层楼 都来一个 “变态苏州人”,作为一个苏州人看着有点不太舒服。我们那里按有钱没钱的等级观念没你说的那么强。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